沒事兒喜歡說說話的少年一個。
日常牢騷和同人都有。
本質是個通吃的宅。

【同人|綠雪】game over 02

   桑拿房裡真的不是一般的熱。


  體內的水分就像受到了不可抗力的擠壓,以極快的速度滲出我的皮膚,凝成一滴滴汗水,從我的脊背上安然滑下。


  不僅僅是我的脊背,我的額頭,脖頸,手臂,大腿,甚至腳趾,都早已被汗珠洗刷過一遍。我試圖站起來,卻重心不穩地向旁邊摔去,似乎自己能隨時昏厥。我急忙抓住嵌在牆上的木把手,一點一點地把發軟的身體挪回座位。


  我覺得自己現在就像是一塊濕透的海綿,輕輕一按,便會噴發出滾熱的水流。


  好熱啊。


 「哈哈,透君好可愛。」


   那個男人忽然出現,湊到我的耳邊,惡作劇般輕咬了一下。觸電般的感覺竄過我的脊椎,讓我忍不住打顫。


   「你⋯⋯你在幹什麼!」


    我抓起放於大腿上的毛巾,慌亂地掩著自己赤裸的軀體,瞪著正一臉壞笑的男人。說實話,因為脫掉了眼鏡,再加上桑拿房裡瀰漫著的白色霧氣,我只能大概看清男人的輪廓,以及他那深色的短髮。但是,哪怕我此時失去視力,我也會知道,這個男人臉上的表情。


   因為這個男人,一向愛用虛偽的笑容作為自己的面具。


   「啊,透君真的是個好乖巧的孩子。」迷霧之中,只見他離我越來越近。我低頭一看,原本抓著毛巾的手,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他反握著。他微微一拽,毛巾便無力地落在地上。


     他扳起我的下巴,逼迫我看著他。


    「我啊,最喜歡乖巧的孩子了。」


    這是我第一次觀察他的臉,儘管因為視力原因有些模糊。他的眼睛很漂亮,如大海般深邃,如果長時間盯著看的話,靈魂似乎就會被凝住。他的臉部線條很硬朗,鼻樑也算是高挺的類型。至於他的唇⋯⋯


    我下意識地舔了舔早已乾燥的嘴唇。


   「怎麼了?為什麼盯著我看呢。」


    被他發現我一直在觀察他後,我原本因桑拿浴變得通紅的臉愈發漲紅,而他的輕笑更是讓我的羞恥感源源不斷地湧來。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從此不再見人。


    我別過頭去,試圖逃離他的視線。


    「沒什麼⋯⋯喂,你在摸哪裡!」


    「不用這麼慌張。」他放在我大腿內側的手慢慢地深入,而另一隻手則把我拉入懷中。這樣一來,我的姿勢,便莫名其妙地變成趴在他身上了。


    「你⋯⋯你想幹什麼?」我有些緊張,但身體卻興奮得不住地顫抖,這是為什麼呢?


     他揉了揉我的頭髮,似乎寵溺一個年幼的孩子。


     「吻你呀。」


      那是一個持續了兩分鐘的吻。他的舌頭在我的口腔裡溫柔地刮過每一個角落,掃過我的每一顆牙齒。他的舌尖觸碰著我無處躲藏的舌頭,又輕咬著我懦弱的嫩舌,蜻蜓點水般施予懲罰。他專注地吮吸著我的唇,像個熱愛甜食的孩子般,迷戀地舔去我嘴角邊的唾液。他的吻裡有巧克力的味道,甜膩的巧克力漿中帶著酒精,哪怕只有一點點,也能把人迷醉。我忽然想起,在桑拿浴前,他吃了小松給他的酒心巧克力。


     啊,小松。


    那個陽光爽朗的黃髮少年的笑容,就這樣冷不熱地從我腦海中冒起——在我渾身發燙,被他挑起的熱火不斷燒旺的情況下想起。不僅如此,往日和小松相處的快樂回憶正在以幻燈片的形式不斷打出。和小松一起喝酒,和小松一起排隊買遊戲,和小松一起射擊⋯⋯我頭一次覺得,小松的笑容是那麼刺眼,那麼礙人。


    礙人得讓我恨不得把他從此在我的人生裡抹殺。


   不對,明明不該是這樣的。


  「我說你啊,kiss的時候就不該發呆。」不知道什麼時候,他離開我的唇。他溫柔地用拇指摩挲著我的顴骨,眼裡卻是寒徹入骨的冰冷。


    我盯著他。啊。


     原來如此。


   「吶,混帳。」我叫喚著他,調整姿勢,跨坐在他的身上,手環著他的脖頸,對視著他的眼睛。


    我想我從來也沒有這麼認真過。


     那些在腦裡放幻燈片般出現的回憶,那些我和小松快樂笑著的回憶,裡面都有他。和小松一起喝酒,坐在小松對面,微笑地為小松添酒的是他;和小松一起排隊買遊戲,替雙手拿滿購物袋的小松扭開礦泉水瓶的是他;和小松一起射擊,在小松身後指導他的動作的是他。無論何時何地,小松的身邊一定會有他。


     「小松」的身邊一定有他,而不是「我」的身邊一定有他。


     這個事實讓我極為不愉快。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和綠永將相處的目的有了180度的大轉變。這個混蛋上次說得沒錯,我的確是為了留在小松身邊,才決定犧牲自己,任由他糟蹋。然而,在這過程中,我對他的依賴卻是不斷加深,甚至到了超越我想像的地步。


    我不想被他拋棄。

    

    我不想他離開我。


    我不想與他分開。


    我,愛上他了。

 


    他看著我出神的模樣,勾起一抹難以猜測的笑容。然後,有所遺憾地嘆了一口氣。


    「好無聊啊。」


      我沒有說話,只是捧著他的臉,低頭吻了下去。


      和他交融的那一瞬間,我的大腦一片空白,而身體內,則有什麼在膨脹著,隨時就會像充氣過度的氣球爆炸般,把我四分五裂,讓我從此墮入黑暗,萬復不劫。


     不過,我並不討厭。甚至,有點喜歡。


    我試圖思考這種感覺的來源,也許是物理運動令我的身體產生變異。留意到我的走神,他毫不客氣地在我肩上咬了一口,留下一排整齊的牙印。我咒罵著他,揮手想打他一巴掌,他卻輕鬆一躲,趁我不留心之際,猛然地把我送到了極樂。


    後來我是怎樣出去的,我已經忘掉了。剛泡完溫泉的小松,看見我虛弱無力地靠在他身上,很是吃驚。而他則若無其事地跟小松解釋,我大概是在桑拿房待久了,有些脫水,稍微休息一下就好等等之類的一堆廢話。


    我捂著肩上他留下的牙印,回味著方才的第一次感受到的,讓我無比愉悅的感覺。



      啊,原來是幸福啊。



     


    



  

  


    

     





评论
热度(20)

© KOEKA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