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兒喜歡說說話的少年一個。
日常牢騷和同人都有。
本質是個通吃的宅。

【同人|綠螢】據說這是戀愛五法則 (二)

戀愛法則二:要懂得乘勝追擊


  鈴鈴鈴。


  「來了!」


    立花螢吐出口中的白色泡沫,又胡亂地灌了幾口水,抓著毛巾在臉上亂擦一通,就從浴室裡跑出來,以最快的速度撲到茶几上,拿起話筒。一瞬間,房間變得安靜了。


   「你好!這裡是立花螢!」


   「聽到這麼精力充沛的回答,看來立花君妳的身體好很多了呢。」電話那頭傳來一聲令人熟悉的輕笑,立花螢立刻神經繃緊,挺直身體。


    「是⋯⋯是綠先生嗎!」


      不知怎的,一向靈活的舌頭,卻在此時像是被打結似的,說個話都極其費勁。


     「那⋯⋯那天,真,真的,很感謝你!」


     「哈哈,沒關係,我也很高興呢,因為能看到立花君的糗樣。」


      立花螢臉刷地一聲紅了。一個星期前,病得糊裡糊塗的她,不知道抽了什麼風,竟然跑去星白醫院給自己掛了小兒科,最後還要暈倒在綠醫生的診室裡。醒來的時候,最先映入眼簾的是松岡正宗和雪村透的臉。焦急的兩人在看到她睜開眼的時候,終於鬆了一口氣,接著,松岡正宗便不分青紅皂白地罵了她一頓。她這才意識到,自己正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右手還正打著點滴。


    被松岡正宗罵了一頓後,三人就開始嘮日常。雪村透蹲坐在放於病床邊的椅子上,咬著衣角,忿忿不平地吐槽進來病房之前,被星白小隊尤其是綠永將如何惡劣地對待。松岡正宗則拍了拍雪村透的肩膀,勸他不要太過在意這件事。「要不是綠先生打電話給我們,我們也不知道立花暈倒在醫院。不過說起來,立花妳為什麼要去小兒科看病的呢?」


    立花螢腦海裡播放著暈倒前的零星片段,而片段的最後一幕,便是她倒在綠永將的懷中。


     立花螢愣住了。


      估計是藥效起作用的緣故,後來的事她不太記得清了。似乎自己因為極度羞恥而把隊友們感出病房,然後把頭埋於枕頭下狼嚎了半天,最終叫累了,倒頭就睡。住院那段時間,她一直躲著綠永將,只要在病房走廊隱約看到綠永將的身影,她便跑得比兔子還快。


    嘛,過段時間就好。她安慰自己。綠先生記性應該不會這麼好的,這些日子就避免跟綠先生碰面吧,這樣就不會覺得尷尬了。


     而現在,綠永將打電話來了,還要開口第二句就提到當天的事。這怎麼看,都不像是綠先生忘記這件事的節奏了!


     「哈哈,哈哈。」立花螢乾笑著,想要轉移話題。「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了吧,現在立花我健康的很的這個事實才是最重要的!」


      「嗯,的確。不過,怎麼可以讓它過去了呢,」電話那頭,綠永將用嘆息般的語氣,否定了立花螢用於掩飾羞恥心的提議。「我呀,可是等著和立花君好好談一談那天的事呢~」說到「那天」的時候,綠永將還故意咬重字眼。


       立花螢只覺背後發涼。


      「對不起!對不起!綠先生真的對不起!」立花螢對著電話大力地鞠躬,額頭撞在冰涼的茶几上,疼得她倒吸了一口氣。不過,她現在可沒時間為這點疼痛費神。當下之急,是要取得綠先生的原諒。「立花我錯了!綠先生真的很抱歉!」


       「啊呀,立花君這麼客氣,倒是顯得我有錯了呢。」綠永將輕鬆地說,就如在談論天氣一般。「這麼一來,我也得跟立花君道歉啊。」綠永將的聲音忽然變得輕柔,就像是深山中平靜如鏡的湖面,乾淨得容不下漣漪的存在。


        「對不起,立花君,那天⋯⋯」


        「請不要說了!」立花螢嚇得站了起來,電話因為她的動作也被提到半空中。「綠先生真的很對不起!立花我不應該去打擾你的!而且男女授受不親,我竟然讓綠先生抱了我,做了會傷害綠先生名譽的事!真的很對不起!」


         這下,電話那頭反而沒了聲音。


         「喂?綠先生?綠先生!」立花螢甩了甩話筒,以為是線路問題。她的耳朵貼著耳朵,過了好一會兒,才聽到從聽筒傳出的一陣爆笑。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綠永將在電話那頭笑得上氣不接下氣。「男女授受不親⋯⋯啊哈哈,立花君妳真的好可愛。」微弱的「嚓嚓」在電話那頭響起,大概是綠永將在抽取紙巾。


        「難⋯⋯難道不是這樣子嗎?」立花螢陷入迷惑。如果不是因為這樣,綠先生會來找立花我幹什麼?


       「當然不是啦。」綠永將咳嗽了幾聲,好讓聲音回到原來的音調。


       「立花君,可是對我做了更過分的事情喲。」


         立花螢呆了三秒。


        「誒?!!!!!!!!」


         這是騙人吧,這是騙人吧,這是騙人吧!立花我竟然做了比這個更羞恥的事情?!

        「嘛,在電話裡說有點困難,我們還是見一面好了。立花君明天放學後沒事吧,我去妳學校接妳,我們見面再聊怎麼樣?」


        「好!請務必告訴立花我,立花我當時還做了什麼,立花我必定切腹謝罪!」一股腦地答應了綠永將後,立花螢才反應過來。


      「等等,綠先生你怎麼知道立花我的學校?」


         「我可是查了病人履歷的喔。」綠永將理所當然地回答,「不管怎麼說,我也是名醫生喲。」他壓低聲音,似乎接下來要說的,是極其重要的事。


      「而且,我還是對立花君特別感興趣的醫生呢。」


       誒?

  

      「就這樣,明天見了喔~」


       立花螢,呆呆地握著聽筒,大腦一片空白。


       ⋯⋯對立花我特別感興趣的醫生?這是什麼?




      另一頭,掛上電話的綠永將放下手機,伸了個懶腰,拿起放於茶几上的咖啡,啜了一口。

      

       快一點上釣吧,立花螢。

       


评论
热度(52)

© KOEKA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