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兒喜歡說說話的少年一個。
日常牢騷和同人都有。
本質是個通吃的宅。

【同人|綠雪】game over 03

03.


    我已經忘了跟那個男人維持這樣的關係有多久了。


    他還是一如既往地在乎小松,不過他會與小松聊天時,向我投來意味深長的一瞥;他還是一如既往地與小松去參加生存遊戲大賽,不過他會在來接小松之前,先敲響我的房門;他還是會在贏得比賽後,與小松一起到酒館喝酒,不過他會在扶著醉得踉踉蹌蹌的小松回家後,從我的褲袋中摸出鑰匙,開門,把我按在牆上,任由我們的舌頭交纏。


    我們會親吻,會互相撫摸,會為對方脫去累贅的衣物,會為對方烙下吻痕,會給予對方來自身體深處的熱與愛。在小松面前,我們假裝毫不相干,但在他的背後,我們做盡了相愛之人會做的事。


    


      我想我已經離不開他了。


      他依然是個性格糟糕的人,偶爾會對我做一些很噁心的事情,或者強迫我對他做一些很噁心的事情。每次出於男人的自尊心,我都會強烈拒絕甚至反抗,但到最後,我總會很羞恥地趴在床上任他處置。如果是以前的我,大概會對他破口大罵,但現在,我已心甘情願地接受他的一切。


     偶爾在清晨醒來,看到枕邊的他安靜的睡顏,我不禁對小松充滿內疚。


     明明是為了和小松的關係更加親近,我才會向這個男人示好。小松離開後,我就一直都是孤獨一人,哪怕結交新的朋友,最後也會淪得被拋棄的下場。我已經不想再獨自一人了。能夠和小松做鄰居是我二十三年人生來最幸福的事,在小松敲響我的房門那一刻,我就知道我的生活即將得到救贖。

    但是啊,小松身邊,還站著那個男人。一個對我而言,是定時炸彈般的存在。


   多年來的被排擠經歷,讓我在看到這個男人時升起危機感。那些所謂的鐵三角,其實都是謊言。人都是自私的,沒有人能容忍在一段親密關係裡,有第三者存在,哪怕那是朋友。


   我不想和小松走到要斷絕關係的那一天,畢竟他是我唯一的朋友。與小松重逢的那天晚上,我抱著腿坐在床邊,一夜無眠。


  如果我和綠永將相處得好的話,大概,小松也會高興的吧?


  於是第二天,我敲響小松的房門,問他拿綠永將的電話。小松雖然驚訝於我濃厚的黑眼圈,但還是把他電話號碼給了我。


  我按下號碼,約他在咖啡廳見面。那天晚上,我們在酒店發生關係了。


明明是為了跟小松更加親近,才接近這個男人的,結果卻不小心對他動了真心。雖然他性格還是那麼惡劣,但他也會溫柔地摸著我的頭,親吻我的眼角,在情動之時對著我的耳邊說著好聽的話。


   他說,透君真是個寂寞的孩子。


   他說,透君真的是個乖孩子。


   他說,透君已經離不開我了。


   他從來不會像那些電視劇中的渣男一樣,在大汗淋漓的運動過後,便穿衣服拍拍屁股走人。他總是細心地為累癱的我清理身體,然後把我抱在懷裡,撫摸我的頭髮,像是在梳順貓咪的毛。我的體溫一向低於常人,而在他的懷抱中,我第一次感受到生命的熱度。我總是假裝不情願地回抱著他,貼近他的胸膛,渴求他的溫度。他也不生氣,繼續保持原來的動作,偶爾會低頭吻我,直到我安然入睡。


   小松,對不起。但我現在,再也沒有比待在他身邊更令我開心的事了。


  我不是沒想過,若是小松知道我們的關係,會有怎樣的反應。也許我會在小松面前抬不起頭做人,但比這更嚴重的,是我有可能會失去小松。


  有可能失去小松的這個事實,比奪走我的生命更為可怕。


  我想他大概不會主動告訴小松我們之間的事——畢竟在他的眼裡,小松比我更重要。我不介意他更重視小松,因為比起他我也是更在乎小松。我們都已經是成年人了,有些東西,主次還是要分的。


   也許我會一直和他保持這樣的關係,跟他一起和小松好好相處。我承認我是個貪心的人,我不願意失去任何一方。小松是我最重要的朋友,而他則是我可以依靠的人。對了,這些都不是好朋友應有的品質嗎?這不就說明,我們可以和諧共處了嗎?


  曾經天真的我以為,只要這樣做,就能維持這段三人關係,小松也會一直幸福。直到那一天。


   直到那個雨天。


   那個雨天,出門準備倒垃圾的我,看到渾身濕透的小松走上公寓樓梯。我正想叫他,卻發現他整個人像失了魂一樣。


  「啊,是小雪。」


    他看到了我,扯出一個難看的笑容。


   「你今天不是和綠一起去玩生存遊戲嗎?怎麼只有你一個?」


   他低頭,盯著手中的槍,看了好一會兒,忽然發出一陣爆笑。


  「我啊,又被拋棄了。」


    我還沒反應過來,小松便像全身被抽去力氣一般往前一倒,跪在我面前。他低著頭,盯著瓷磚地板的縫隙,又是一陣傻笑。這回,他越笑越大聲,像是要通過大笑撕裂喉嚨。他笑了好一會兒,終於笑累了。他昂起頭,看著天花板掛著的電燈泡。


   「我又是獨自一人了啊。」


    一滴眼淚從他的眼角滑下。他閉上眼睛,淚水湧出他的眼瞼,不斷流落,打濕了他的髮鬢。


    他最終忍不住,掩著面,像個無助的孩子般,哭了起來。


    我想對他說些什麼,但話卻哽在喉嚨,無論我怎麼努力發聲,都無法說出一個音節。我想把他擁入懷中,伸出的手卻懸在半空中,許久,才落在他顫抖著的肩膀上。


    原來從一開始,我就選了一個錯誤的選項。

   


下一章完結!不知道有沒有人對這個故事的綠視角感興趣呢?


评论(9)
热度(20)

© KOEKA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