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兒喜歡說說話的少年一個。
日常牢騷和同人都有。
本質是個通吃的宅。

【同人|綠雪】game over 04 (完)

  「透君,要嚐一下嗎?這是你最喜歡的巧克力聖代喔。」


    咖啡廳裡,我與他相對而坐。他點了一杯巧克力聖代,而我則點了一杯據說其苦無比的咖啡。若是平時的日子,點咖啡的應該是他,而點聖代的應該是我。相熟的服務員小姐端著咖啡和聖代前來時,習慣性地把聖代放在我的面前。我指了指聖代,又指了指對面的男人。服務員小姐有些吃驚,剛想詢問,卻察覺到我們之間微妙的氣氛,於是就識相地不再說話,把聖代移到男人前面,又把咖啡放下,快步離開。


   男人拿起勺子,挑起一勺奶油,無視我的怒火,將奶油送入口中。「啊,好難吃。」他微微皺著眉頭,像是在思索什麼。「原來透君喜歡這種東西啊⋯⋯」


  聽到他的自言自語,我先是一震,但隨即握緊拳頭。


「為什麼?」我從牙縫中擠出這幾個字,雙手成拳狀抵著茶桌。


「什麼為什麼?」他依然一副無害模樣。


 「小松對你做過什麼嗎?」


  「什麼也沒做過喔。」



  「既然如此,為什麼要和小松解除夥伴關係?」


    他瞇起眼睛,拱著的手托著下巴。「這就是理由啊。」


   「啊?」


    「意思就是說,」他微笑著,猶如在談論天氣般。


     「我已經厭倦正宗了。」


      一直在我身體流動著的血液,在那一刻凝住了。


     「啊,莫不是透君覺得我不會厭倦正宗?」他故作驚訝地看著我。「我啊,可是覺得正宗超級麻煩,所以再也不想和正宗一起玩生存遊戲呢。」


    「為什麼⋯⋯會厭倦⋯⋯」


    「所以不是已經解釋過了嘛。」他攤開手掌,一臉的事不關己。「人啊,可是會對長期和自己親近的事物厭倦的喔。就好比如,嗯,雖然透君喜歡巧克力聖代,但如果讓透君連續一個月吃聖代,透君也不會再想吃巧克力聖代了吧?」


    「但⋯⋯但那是小松啊!」


   「是正宗又怎麼樣?」他看向我,眼裡閃過一絲玩味。「會被厭倦的事實,不會有任何改變吧。」

     他忽然想起什麼,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隨即向我投來同情的目光。


   「對喔,透君可是沒有厭倦到不行,但還是要和別人待在一起的經歷啊。」


     「你!」

  

  「阿咧,不對嗎?當初因為害怕被正宗拋棄,所以鼓起勇氣約我出來,向我示好的不是透君你嗎?只不過,透君一個不小心喜歡上了我,所以對我產生錯覺了,以為我會是個值得依靠的人吧?」


    「⋯⋯」

 

    「我可是一早就提醒過你了,這可不是遊戲,一旦選擇錯誤,就沒辦法重來了。」他拿起我的咖啡,慢條斯理地喝了一口。他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


     「啊,不對⋯⋯應該說,在這場遊戲裡,透君根本沒法取勝。」

 

        他放下咖啡杯,轉而揉摸著我的頭髮。每次親熱過後,他都喜歡這樣做。


      「透君,你知道嗎?」他輕聲地說。「在生存遊戲裡,一個狙擊手想要成功狙擊目標,需要達到六個步驟。」


    他收回手,身體後傾,靠著背椅,自顧自地說了起來。


    「search(索敵),catch(捕捉),arrangement(配置),aim(瞄準),shooting(射擊),hit(擊中),這六步缺少其中一個,都不能狙擊成功。」


      他忽然湊到我的面前,臉上的笑容溫柔得扭曲。


     「我啊,雖然是個攻擊手,但一直沈迷於狙擊手的遊戲裡不能自拔喲。不過呢,我身邊的優秀獵物實在太少了,每次狙擊都不用我花太大的力氣,實在是太無聊了。正宗是最特別的,當初看到他的時候,我就有預感,這一次一定能好好地享受一番。我很快樂喔,跟正宗相處的日子。」他說話的時候,眼裡閃爍著光芒,像個看到新玩具的孩子。「不過,正宗越來越無聊了,也慢慢淪落到庸俗的地步。所以,我厭倦啦。」


      「啊,不過透君可不用擔心喔,我目前還沒厭倦透君。畢竟,我可是很喜歡呢,你扭曲的這一點。」

    

       「⋯⋯那等到你『擊中』我的時候,你也會一腳把我踢開的吧。」


        他用力地點了點頭,愉快地回答。


        「嗯。」


         嘩。


         他先是瞪大眼睛,然後低頭,看著白色T恤上的咖啡漬,估計是驚訝於我的舉動,一時沒說話。

        「綠永將,恭喜你狙擊失敗,你的獵物已經決定拋棄你這個兇殘的敵人。現在,game over了。」


        沒錯,一切都已經game over了。從一開始就是我的失誤,我以為這一切都像遊戲那麼簡單,只要選對選項就能夠實現happy ending,哪怕會選錯選項,我也可以暫停存個檔,通過其他渠道增加好感度,從而補救之前犯下的錯誤。但是,我忽略了一個最重要的問題。如果一開始作家的思路就是往be走,那麼再多的選項和再高的好感度,都沒法改變一定be的事實。


    我明明是想打出「和小松和睦相處相親相愛」的絕對good ending,所以才會選了「無論如何都要和綠永將搞好關係」這個選項。儘管途中也有猶豫過,但我還是堅信這樣做是正確的。直到今天我才意識到,這根本不是我的選擇問題。由一開始,這個遊戲就是綠永將主導,我只不過是那些白癡玩家裡的一個而已。


    不,倒不如說,這不是我的RPG遊戲,而是他的改良版狙擊遊戲。狙擊遊戲的最大特點,就是結局永遠只有兩個,我贏,或者我輸。而在他的改良下,遊戲結局只有一個。


    作為腳本家的綠永將,早已把這場遊戲設成只有「被拋棄」的結局了,無論作為玩家的我有什麼選擇,都只會有這個。我的選擇,只是讓我在「被拋棄」這個結局來臨之前,獲得被他玩弄的機會而已。


    我沒辦法改變「小松受到傷害」的結局,而更糟糕的是,我為這個結局加了一個日後談,名為「雪村透的又一次被拋棄」。


    第一次,我是這麼痛恨自己的無能為力。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離開咖啡廳,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樣坐上電車,又怎樣下了電車,來到這條我從未見過的街道。大概是因為今天是工作日的緣故,街上的人很少。不知不覺間,我邁開步伐,跑了起來。迎面的風刮著我的臉,硬生生地刮出眼淚來。我越跑越快,越跑越快,最後跑入了一個公園的遊樂區。我扶著滑梯,大口大口地喘著氣,抬頭看著淡藍的天空,衝著潔淨的白雲一陣嘶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迴盪著的痛哭聲,大概就是我這結局的背景音樂吧。


      雪村透,恭喜你,你已經出局了。

      

end.



後記:

    這是我第一篇青槍的文,去年十二月寫的時候,本來打算 兩週內完結的,結果拖到新年⋯⋯這些都是我的罪過啊。

    取game over為名的原因,相當一部分的原因是我當時沈迷於各種乙女向遊戲。我記得當時在玩的是brothers conflict裡的雅臣線,玩的時候自然而然地想到了這位同是小兒科醫生但性格相差超遠的綠醫生了。當時在想「啊要是寫一篇跟遊戲有關的文該多好」,然後我又有一點惡趣味,特別喜歡看雪村被綠s(其實是因為我想練習色氣描寫捂臉),所以就寫了game over的01了。

    後來寫的時候,不斷地重看青槍的動畫,留意到在和星白對戰的時候,雪村說了這樣一段話:

「狙擊一共有六個步驟。search(索敵),catch(捕捉),arrangement(配置),aim(瞄準),shooting(射擊),hit(擊中),然後就是game over了。」

   我忽然覺得這段話很適合game over裡綠和雪村的關係。game over講述的是雪村為了保障和松岡的關係而向綠獻身(誤),結果卻在與綠的(肉體)接觸中對綠產生了依賴之心,但最後卻被綠一腳踢開的故事。這樣看的話,不就像獵物漸漸愛上獵人,但獵人還是狠心的感覺嗎?

   小雪其實超沒安全感,所以當他聽到綠說「我對你有興趣」的時候,他感受到了「被在乎」,而本質裡的溫柔也通過(肉體)接觸傳到了他,讓他產生了「這個人我可以依賴」的錯覺。我覺得雖然小雪總說「我有小松一個就夠了」,但內心還是很渴望和別人交往的,而玩遊戲則能讓他在這方面暫時滿足。

   所以game over其實是篇虐文(求不要打我)。在除夕這天發篇虐文的結局真的對不起大家(捂臉)。本來答應了今天也把綠視角放上來,但是除夕超忙沒時間真的很抱歉!我保證綠視角沒有game over這麼虐!

  非常感謝大家!!!新年快樂!!



评论(3)
热度(23)

© KOEKA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