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兒喜歡說說話的少年一個。
日常牢騷和同人都有。
本質是個通吃的宅。

【進巨|利艾】時間之海 02

前章請戳:

http://riversjwc.lofter.com/post/1dae4628_b6b7bd0



02.

  他剛睜開眼,一陣難受的飢餓感便向他襲來。他皺起眉頭,蜷縮著身子,手掌用力壓著胃,好讓那僅剩的胃酸能消歇一會兒,不用再製造那噁心的提醒他該進食的聲音。也許是因為長期營養不良,他被只有皮膚和一丁點脂肪包著的肋骨硌到了他的手。他忍不住嘖了一聲,隨即開始後悔,擔心自己這聲音會吵醒身旁的母親。


  他已經三天沒有進食了。


  自從母親生病,無法再接客後,他們母子便陷入了財政危機——儘管他對不用再見那些豬一般的男人摟著他母親這個事實感到無比的愉悅。母親辛苦「工作」賺來的錢,有相當一部分是交給了給母親招攬客人的弗洛伊大叔以及房東,每個月所剩的實在是少得可憐,根本抵不上他們的日常開支。這次母親之所以病倒,也是因為工作過勞以及營養不良所導致的——畢竟,母親把總把最好的食物留給他,然後自己吃客人吃剩的飯菜。


 對於極其貧窮的人來說,解決飢餓折磨的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讓自己陷入睡眠。他已經睡了三天了——多虧了那群把他揍得臉青鼻腫的小惡霸,他在回家後因為過度勞累而睡著了,雖說中途有醒過,但前前後後也算是睡了三天,也省下了三天的伙食費了。他想了想,也該是時候叫醒母親,然後兩個人一起用這省下的三天伙食費買些新鮮的蔬菜,好好地做一頓飯補補營養了。母親之前面色發黃,也大概是因為太久沒吃過肉吧。乾脆,就去買點肉,實在不行的話就偷一點好了——反正大不了被人打一頓。想到這他心情也變得愉快起來,於是轉身,拉了拉熟睡中的母親的手。


 她的手是涼的。


 他開始有不祥的預感。於是從被窩中爬起來——事實上那也不該叫被窩,不過是一塊破布而已——摸了摸母親的臉。她的臉也是冰涼的,大概是睡著的緣故,她的顴骨突得更明顯了。他掀開被子,又摸了摸母親的腳。她的腳也是冰涼的。


 母親死了。


  他默默地重新為她蓋好被子,然後爬下床,站在床邊,看著她與熟睡無異的模樣。他想了想,覺得在種場景裡他得做些什麼。於是他掐了掐自己的臉,又狠狠地抓了自己手臂幾下,許久沒有修剪過的指甲刮紅了他的皮膚,扎得他直叫疼,可就是沒讓他哭出來。


  啊啊,這下子,要自己一個人活著了。他一邊想著,一邊坐在床邊,縮著身子。雖說這破地方與世隔絕,但外面的溫度還是能傳進來的,比如說徹骨的寒風。他瑟縮著爬到屋子最裡頭的牆角,抱著腿,把臉埋在膝蓋處,好讓長到下巴的頭髮能散落到裸露在外的小腿,減少身體直接與空氣接觸的部分。


  可還是好冷啊,他想。這種冷不像是平常他總經歷的那種冷,而是一種更加凌冽的冷。他閉了眼,這種寒冷不僅沒有減弱,反而增強了逼迫感。奇怪了,他明明已經坐到遠離風口位的位置,為什麼他還會覺得冷呢?


 這種冷,就像是從內心——


「艾倫?艾倫!」


 少年睜開眼,迷迷糊糊地看見一個穿著白色外掛的金髮少年站在他面前。他揉了揉眼睛,拍了拍臉,順帶擦了擦嘴角邊的口水。「啊,是愛爾敏啊。」他無聊地打了個哈欠,而被喚作愛爾敏的男孩表情愈加無奈。


 「艾倫你又睡著了⋯⋯」愛爾敏搖了搖頭,看著少年毫不在意的表情,不禁嘆氣。他拿起少年桌上的書,翻了幾頁。「艾倫你還沒完成功課?!」愛爾敏瞪著書本上練習題處的塗鴉,又抬頭瞪了一眼少年。「跟你說了好幾遍了,你要是不完成功課⋯⋯ 」


 「利威爾先生會生氣對吧。」少年不耐煩地向愛爾敏揮了揮手。「愛爾敏你這句話都說了一萬遍了,真的很煩。」


  愛爾敏是研究所新來的實習生,被安排負責監督他日常的學習。雖然愛爾敏和他看上去同歲——好吧,作為生化人的他要是按正常人類的年齡算法來算的話,其實只有3歲——但愛爾敏已經取得兩個生物科學博士學位了。這麼優秀的一個人被安排來做這些老爺子才會做的管家雜務,就連他都覺得有些大材小用。不過,他並不介意和愛爾敏接觸。不知道為什麼,從見到他的第一眼開始,他便對愛爾敏產生了好感,覺得他們一定能成為無話不說的朋友——儘管那時他還沒學會如何用大西洋語說「朋友」這個詞。


  畢竟,愛爾敏是他除了那個人以外,在清醒狀態下見到的人類。


 「可是⋯⋯」愛爾敏正想說些什麼,手中的書便被少年奪走了。少年粗魯地翻了一頁,又遞給了愛爾敏。「隨便問。」


  愛爾敏遲疑了一會兒,還是接過了書。


「請說出當前世界格局特徵。」


「目前世界由三大國組成:大西洋王國,東洋聯盟以及『故鄉』。大西洋王國居住著以雷斯王族為首的西洋族人類,東洋聯盟主要居住著東洋族人類以及兩千年大西洋王國的叛徒者後代,目前由阿克曼家族帶領實行聯盟制;『故鄉』則是巨人族人類的國度,體制未知。」


愛爾敏驚訝地看著少年,畢竟他沒想到少年真的會認真學習。他翻了兩頁,繼續提問。


「請說出『故鄉』以及巨人族的特徵。」


「『故鄉』,巨人族的國家,由於遠離大西洋王國以及東洋聯盟所在的歐亞大陸(*),再加上軍事和科技實力強勁,至今無法監測到其具體位置,就連最新型的衛星也無法定位。」少年站起來,雙手靠背,在房間裡悠閒地踏步。「巨人族人類分為三種類型:普通型,奇行種以及智慧型。普通型以無腦巨人為主,沒有意識,受智慧型控制,攻擊方式為吃人,但由於缺乏排泄和消化系統,巨人沒法消化人類。奇行種,也是無腦巨人,但對比起普通型行動更為敏捷,其速度可與一輛時速200公里的跑車相媲美。智慧型,與名字相同,是具有智慧的巨人。此類巨人可變身為普通人類大小,其恢復能力極強,有超強戰鬥力。」


 「欸⋯⋯艾倫你超厲害的說!」愛爾敏盯著書上與少年的回答無異的答案,不禁高興起來:「這樣雖然你沒有做功課,但利威爾先生一定不會怪你的!要是你能在利威爾先生面前⋯⋯」愛爾敏轉過頭,看到站在門邊一直沈默的黑髮男人。「利威爾先生!」


  一直晃頭晃腦的少年在聽到「利威爾先生」的那一瞬剎住了腳步,沿著友人的視線望去,確認穿著和愛爾敏相似的白大褂,靠著牆,雙手插在外掛袋中的男人是愛爾敏口中的「利威爾先生」後,嚇得立刻站直身體,就連說氣話來也結結巴巴的。「利,利威爾先生!」


  利威爾看到少年緊張的反應,微微皺起眉頭。


 「愛爾敏,今天做得很好。你可以出去了。」


 「是!」聽到上司的誇獎後,愛爾敏露出燦爛的笑容,把艾倫的書放回桌子上,向利威爾微微鞠躬後便走到門邊的開關,伸出大拇指,按在開關處的指紋感應器上,又看向牆上的瞳孔檢測器。檢查通過後,門口向兩旁緩慢拉開。愛爾敏轉身,趁利威爾不注意的時候向艾倫揮了揮手,艾倫也衝著友人揮了揮手。利威爾不耐煩地回頭盯著還沒走的愛爾敏,後者尷尬地笑了笑,迅速走出艾倫的房間。門縫的紅外線監測到愛爾敏的離開後,發出「嘟嘟」的信號,然後門以極快的速度關上。


  於是房間只剩下了他們兩人。啊不對,是一個人類和他的製造品。


  少年站在房間的中央,被利威爾盯得有些不自在,挪著腳尖。這時,利威爾說話了。


 「脫掉襯衫,過來。」


 少年乖乖地解下鈕扣,脫掉那件他很喜歡的白襯衫——事實上他的衣服除了每半年一次大檢查用的病號服外,僅是清一色的白襯衫和黑色長褲——然後走到已經坐在他床邊的利威爾的身邊。利威爾偏了偏頭,示意他躺下。他爬上床,平躺著,然後便感受到一雙戴著醫療手套的手撫上了他的胸膛。


  儘管這已成為他和利威爾每日必做之事,可他每次被利威爾觸碰的時候,心跳還是會加速——他告訴自己這大概是因為利威爾是他的製造者,而製造者與他製造出來的作品總會在某些程度上有聯繫的,所以他才會在利威爾面前顯得不太,嗯,正常。


 利威爾從來不會在不戴著手套的情況下撫摸他——好吧,是為他檢查身體,他在內心吐槽著自己的用詞不當。儘管如此,他還是能透過那薄薄的醫療手套感受到利威爾的溫度。


 利威爾是個沒有溫度的人。與開朗的愛爾敏那溫暖的雙手不同,利威爾的手,是冰冷的。


 冰冷得就像是已死之人一般。


 利威爾在檢查完他的肌肉後,示意他轉過身來,好讓他檢查他背部的肌肉。他翻了個身,利威爾冰冷的手繼續撫上他的身體,仔細地按壓著他各個部位的肌肉。利威爾的手真的好冷啊。少年忍不住想,思緒莫名地回到之前做的那個夢,那個他坐在牆角邊,盯著不遠處床上的陌生女人的屍體的夢。少年光是想著就覺得一陣寒氣襲來,打了個哆嗦。


 「怎麼了,很冷嗎。」利威爾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把手放到了他的額頭上。「臉很紅但是沒發燒嗎。」利威爾起身。「我去給你拿點藥來。」


  「不不不不用了利威爾先生!」少年連忙爬起來,滿臉通紅地抓住利威爾的白大褂——天知道他為什麼在利威爾先生摸他的額頭時害羞得臉紅了!而且差點讓利威爾先生以為他生病了!


  利威爾盯著少年抓著他白大褂的手不說話。少年這才想起來,利威爾一向有潔癖,這也是他一直以來都戴著醫療手套來觸碰他的原因。他急忙縮回手。「對對對不起利威爾先生!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只是想起,剛才做的那個夢而已⋯⋯」


  「夢?」利威爾皺起眉頭,坐回原來的位置。「又做了那個在荒漠中的夢嗎?」


  「不⋯⋯」看見利威爾坐下後,少年鬆了一口氣,隨即也背靠著床頭坐好。「這一次的夢和以前不太一樣。」少年低著頭,看著自己的手指。「這次,我夢到了一個病死的女人睡在床上,然後我坐在牆角,盯著那個女人的屍體⋯⋯那個夢大概是發生在冬天吧,因為我當時真的很冷。」少年說著說著,不自覺地抓起被子蓋在身上,從而沒有看到利威爾愣住然而迅速恢復原狀的表情。

  

 「就這些?」


  「嗯。」少年點點頭。「然後我就醒了。」


  「從今天開始,只要做了夢,都要向我匯報夢的內容。」少年對利威爾的命令有些驚訝,但還是選擇了服從。


   忽然,利威爾湊近少年,在少年的臉頰上輕輕地落下一個吻。


  「今天聽到你的回答,我很高興。」男人低沉的聲音在少年耳邊響起,對方的氣息有意無意地呼著少年的耳垂,少年又一次刷地臉紅了。


   「那個⋯⋯利威爾先生,」少年別過臉去,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很平穩,從而掩蓋內心的緊張。「我⋯⋯我可不可以提個要求?」


   男人沒有出聲,反而是舔了舔少年的耳垂。少年覺得似乎有一陣電流沿著他的脊椎流過。


   「說吧。」這次,利威爾改成輕咬著他的耳朵。


    「那個⋯⋯」少年硬生生地咽下那即將流出的呻吟聲,手抓著床單,好讓自己的被男人刺激著敏感點時還能保持正常說話。


   「我可以出去看看嗎?」


    利威爾停下動作。


   少年察覺到利威爾的異常,急忙解釋道:「那個⋯⋯我從愛爾敏給我的書上看到,說在王國的邊境可以看到大海⋯⋯我想去看看大海。」


  三年了。自他被創造以來,他就一直被關在研究所裡,僅有的自由便是在這間連窗戶都沒有的房間裡活動。他被要求學習外面的知識,每天都要接受利威爾的身體檢查,每隔半年就要做一次那惡夢般的每名為「大檢查」的人身實驗。


  他不甘心。


  他被灌輸外面的知識,被一個又一個研究人員教導他如何成為人類的拯救者,但他就連普通人類過怎樣的生活都無法經歷,更不用說去看看外面的風景了。他覺得自己就像是一隻籠中鳥,在被寄予過高期望的同時也喪失了自由。


  他不甘心。


  他想去看看大海,看看她究竟是不是如書上所說的,有著漂亮的蔚藍色,陽光照在水面的時候,層層波浪會泛起粼光;他想站在海灘上,踩著金黃的沙子,任由海水沖刷著他的腳背,感受著他現在無法體會到的只有海水才會有的溫度;如果有機會的話,他更想潛入海底,去看看那五顏六色的珊瑚,看看那奇形怪狀的岩石,還有那些自由的魚兒——他也想和它們一樣,自由地呼吸海底的空氣,自由地遊蕩!


  少年望向已經坐回原位的利威爾,翡綠的眼睛裡閃著希望與期待。只要利威爾先生能同意,他就一定能出去!哪怕只有一次,哪怕在這輩子裡只有一次!


 他想去看看大海!


 利威爾沈默著,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房間安靜得只聽到兩人的呼吸聲,不知為何,這讓少年開始有些不安。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然而利威爾依然沒有說話。少年有些焦躁。


  利威爾最終起身,向門口走去。


「49號。」在聽到自己的編號時,少年心裏一沉。利威爾平常不會顯露自己的情緒,但當他不喚他「艾倫」而是「49號」時,就說明他是發火了。


「從明天開始,我會直接監督你的學習。」


  「欸?!那,那愛爾敏呢?」


  利威爾按下指紋後,門緩緩地打開了。利威爾回頭,不帶一絲表情地看著少年。


  「我從來不需要不服從我的人。」


   最後的這句話他說得很輕,不知道是對自己說,還是對著少年說。儘管如此,這句話還是傳到了少年的耳裡,少年愣住了。


   「哪怕這個人是你。」

 


 *我實在是想不到有什麼聽上去高大上又不中二的名字了⋯⋯所以直接叫歐亞大陸算了。



评论
热度(5)

© KOEKA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