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兒喜歡說說話的少年一個。
日常牢騷和同人都有。
本質是個通吃的宅。

【進巨|利艾】這個世界的你和我

普通人類警察利x床底小怪獸艾。想試一下童話類的設定所以就寫了個短篇(其實就是想寫大人利威爾和穿著皮卡丘玩偶裝的艾倫嗯嗯)


   利威爾從便利店出來的時候,手上提著一小包東西。他剛拉開車門,坐在駕駛座的韓吉立馬越過副駕駛座,搶過利威爾手上的白色塑料袋。


 「你不是說去買菸嗎?」韓吉翻著塑料袋,從袋子裏挑出一個藍色包裝的長型盒子,嘖嘖地感嘆。「想不到你也愛好這玩意兒。」  韓吉把那東西送到利威爾面前晃了晃:「這是什麼?」


  利威爾不耐煩地嘖了一聲,推開韓吉的手。「你是不是已經弱智到連巧克力都認不出來了。」


  「恭喜答對!」韓吉誇張地張開雙手,模仿著在有獎競答環節裏,那些有浮誇演技的主持人。「讓無數黑幫聞風喪膽,無數走私犯聽到名字就嚇得尿褲子的s城最強警察利威爾,竟然是一個甜食控!」韓吉甩了甩她剛搶過的裝滿了巧克力的白色塑料袋,裡面的巧克力東傾西倒,摩擦著塑料袋,發出沙沙的聲音。「你說這條情報要是賣給故鄉組,我能拿多少報酬呢?」


 「在你去見故鄉組之前,我先在你腦袋上開個洞。」利威爾奪過那袋巧克力,放到左側靠車門的位置。被利威爾下了死亡威脅的韓吉並不生氣,笑咪咪地扣好安全帶,發動引擎。「這是給誰買的呀?」


  她瞄了一眼利威爾,只見後者看著窗外,沒有回答她的問題。韓吉深知利威爾個性,也沒有繼續追問下去。她不慌不忙地按了切歌鍵,又面不改色地調高音量,揚聲器裡隨即傳來充滿活力的搖滾樂聲。韓吉晃著腦袋,輕哼著音樂,手指隨著音樂節拍敲著方向盤。而利威爾一直盯著窗外,似乎陷入深思中。若是換作以前,他早就把韓吉踢下車了。


  十分鐘後,韓吉的車穩穩地停在利威爾公寓的樓下。利威爾關上車門,看著車窗緩緩下降。「明天一切照舊。」


  「安啦。」韓吉揮揮手。忽然,她想起了什麼,湊到窗邊。


   「回家後好好哄女朋友噢~」


   「哈?」利威爾皺起眉頭,「你這怪胎又在亂說些什麼?」


   「女朋友啊。」韓吉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你的那一袋巧克力,一定是送給女朋友的吧?哎呀利威爾你就不要害羞了,我知道人長得矮是比較難找對象的了,既然好不容易找到一個願意忍受你這怪脾氣的的女孩子⋯⋯哎呀我的車啊!」


   韓吉解下安全帶,箭一般地衝到利威爾身邊,看到車門凹進去一小塊後不禁哀嚎。「我這車才剛買一個禮拜啊啊啊啊!」韓吉心疼地摸著車門,一臉哀怨地瞪著走向公寓大門的利威爾。「利威爾你這個混蛋!你賠我的車!」


  利威爾停住,但沒有回頭。


 「看來你是想我再幫你的車開個洞對吧。」


   五秒鐘後,韓吉以驚人的速度閃上車,呼嘯而去。




  利威爾從褲袋中摸出鑰匙,插入門鎖後,卻停住了。他低頭,看了看手上提著的一袋子巧克力,又想起韓吉的揶揄,心情複雜。


  ——要是女朋友就好了。這樣,他也不用像現在這般頭痛。


  他打開門。不出其然,裡面是一片漆黑。他按下電燈開關,換上拖鞋,把那袋巧克力放到飯桌上。他的手停在半空中,最後伸入袋子,拿出一塊牛奶巧克力,放入口袋中,然後向臥室走去。


  他的臥室門緊閉著——他按下門把手,卻發現門從裡面被反鎖了。


  嘖,真是麻煩。


  他走回玄關處,拉開鞋櫃最下面的一格,拿出一把鑰匙。他瞄了一眼鞋櫃,視線落到他進門時隨手放在鞋櫃上的手機。


  他拿起手機,按下home鍵,然後往上一拉,點了點左下角手電筒的圖標,然後向臥室走去。


  成功開門後,他沒有開燈,反而用力地關上門,似乎是故意弄出巨大的關門聲。他先是原地站了一會兒,然後慢慢地向床邊走去,儘可能地放輕腳步。等到他走到床邊時,他突然彎下腰,舉起手機,一束強光向床底射去。


  「啊啊啊!!!」


   利威爾趴在地上,臉貼著木地板,看到手電筒照射著的正在尖叫的「東西」後,無奈地嘆氣。


  「跟你說了多少次了,艾倫。既然怕黑就不要總是躲在床底下。」


  「我我我⋯⋯我才不會怕黑呢!」床底下的「東西」縮成一團,瑟瑟發抖。「我我⋯⋯我可是專門躲在床底下嚇唬小孩子的怪獸!我我我⋯⋯我怎麼可能會怕黑呢!」


  「那麼,」利威爾換了個半躺的姿勢,好讓自己舒服一些。「就不要哭得這麼難看,把衣服弄髒之後我還要幫你洗。」


   「我!我才沒有把衣服弄髒呢!」艾倫擦了擦眼淚,又用袖子隨意揉了揉鼻子——利威爾強迫自己忘掉看到艾倫的鼻涕蹭到他跑了很久才買到的皮卡丘兒童人偶裝這個可怕事實。「我可是好好打掃了床底,才會躲進去的!我可是沒讓衣服沾到一丁點灰塵!」


   「很乖。」利威爾已經在心裏決定了,只要他把艾倫哄出來,他就立馬把艾倫扔到浴缸裡好好地洗一次澡,然後把那件皮卡丘外裝用消毒水好好洗上三遍。「出來吧艾倫,聽話。」利威爾向艾倫揚了揚手中的巧克力:「聽話,我給你買了你最喜歡的牛奶巧克力。」


   「我不要!」利威爾沒想到艾倫這次鬧脾氣竟然鬧得這般徹底,連平時一直纏著要他買的牛奶巧克力也可以拒絕。「我最討厭利威爾先生了!利威爾先生是個不守信諾的人!是個騙子!」這回艾倫的聲音明顯帶著哭腔。


   他又弄哭他了。


  「我們⋯⋯明⋯⋯明說⋯⋯說好,」艾倫抽噎著,肩膀抖動著。「明明說好⋯⋯利威爾先生不⋯⋯不可以受傷的⋯⋯」


  「你對我用了追擊眼?」利威爾知道艾倫有探測和監視目標物的能力,只不過沒想到他會把這能力用在自己身上。


  「我,我不是故意的!」似乎是怕利威爾會生氣,艾倫急忙解釋,一時間也忘記繼續哭了:「我,我只是不小心聽到利威爾先生跟同事講電話,說這次行動會很危險。雖然利威爾先生已經說了會有三天不能回家,但我還是很擔心,所以就忍不住用了。」艾倫的聲音越來越小。「結果⋯⋯結果看到利威爾先生受傷了!」他又忍不住哭了起來。


  利威爾一時無語。他的確是在任務中受傷了,不過並不嚴重。兩天前,他們和本地最大的黑幫發生槍戰,一向是神槍手的他原本不該有任何出錯,但那天有個新人因為經驗不足,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引起對方的射擊。他為了救這個新人,不得不離開自己原來的位置,繞到對方殺手的身後從而擊斃對方,卻忽略了對角線處埋藏的另一個殺手,小腿被對方的子彈擦到。當然,他反應過來後立馬衝對方開了一槍,對方也立即斃命,但他受傷了的事實,還是無法改變的。


 鑒於這是他十年警察生涯裡第一次受傷,警局的人對此極其重視——倒不如說,他們在歡呼身為「警局惡面神」的他也終有一日淪為普通警察,也會和他們一樣在任務中受傷的證實。他的上司艾爾文立馬作出指示,要求他的出入由警隊接送,同時24小時隨時有人伺候。當然利威爾不會吃這一套,但當艾爾文提出由韓吉作為貼身保鏢來取代原來的安排時,利威爾還是在某種程度上「屈服」了——與其等待警局藥物研究科的韓吉打著「照顧」的旗號對他做各種奇怪的實驗,倒不如他忍耐幾天,暫時退居後勤,等傷好了再說。


  儘管在槍戰中取得勝利,但利威爾他們暫時還不能懈怠。上面規定,凡是在逮捕過程中使用了槍支,都要向上頭遞交報告書,以及要嚴格做好槍支回收工作。前線人員自然是不用做這些的,於是這些文書工作又落到了剛調到後勤的利威爾身上。利威爾在警局連續通霄加班了三天,為的就是寫一份愚蠢至極的槍支使用報告書。他不禁懷疑,所有的安排都是艾爾文一手策劃,為的就是報復他在槍戰前對他不斷後移的髮際線的嘲笑。


  即使他在任務開始前就已經跟艾倫說好,並提前為艾倫準備了一週的食物,又在出門前檢查好家裡的水電煤氣開關——雖說艾倫還沒高到能伸手碰到這些開關的地步,但為了以防萬一他還是做了檢查——他也還是對獨自在家的艾倫有些擔心。


   於是,他趁著休息時間,按下了家裏的電話號碼,結果他足足等了一分鍾,電話那頭的艾倫才接了電話。而且,還沒等他說話,艾倫喊了一句「我最討厭利威爾先生了」就把電話掛了。等他反應過來,電話裡只剩下嘟嘟的斷線提示音了。


  他以為艾倫是因為他要忙於工作,沒法回家陪他才會鬧起彆扭。沒想到,原來是艾倫在他行動時用了追擊眼的能力,看到他被子彈擦傷而嚇哭了。


  他一時語塞。他微微張口,想要說些什麼,卻無話可說。


  「對⋯⋯對不⋯⋯起!」艾倫看見利威爾此時的模樣,以為他不高興,急得向利威爾爬去想要好好解釋。爬到一半,艾倫忽然想起自己正和利威爾冷戰中,又氣呼呼地轉過身去。利威爾瞄了艾倫一眼,只見艾倫抓著自己的皮卡丘耳朵。利威爾估計,艾倫正在為自己容易對他「心軟」而懊惱。


   利威爾決定改變策略。他也轉身,背對著艾倫。


  「哼,果然是被寵壞的小鬼。」利威爾壓低聲線,好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冷冰冰的。「我說了多少次,你的能力只能用在恐嚇做惡夢的小鬼身上,不可以對著我用。」再說到「不准」時,利威爾故意加重語氣,暗示艾倫他對他擅用能力非常生氣。


  「嗚嗚嗚⋯⋯利威爾先生我錯了⋯⋯」果然跟預想中一模一樣,艾倫在被利威爾恐嚇之後,又嚇哭了:「利威爾先生對不起⋯⋯我應該要好好聽話的⋯⋯」聽到艾倫的哭聲越來越近,利威爾知道他是正往他的方向爬過來了,不禁暗喜,但依然保持原先的語氣。「小鬼,我應該和你說過,我認為最有效的管教就是疼痛。現在你不是需要語言上的教育,而是教訓。」


  艾倫大概是被利威爾的話嚇到了,一時停住了哭泣。利威爾聽見艾倫不斷吸鼻子的聲音,猜測他大概是在做思想鬥爭中,於是假裝不耐煩地撐起身。


  這時,他的衣服被拉住了。


  利威爾迅速回頭。只見艾倫小小的手從床底伸出來,幼嫩的手指揪住了他黑色西裝外套的下襟,若是仔細看,還能發現那可愛的指尖在微微顫抖。利威爾咽了咽口水,硬是吞下抓著那隻手的衝動。他轉過頭,裝作沒留意到艾倫的動作。


  艾倫揪著利威爾的衣襟,用力地把自己從床底拉出。以往一直是利威爾直接把他從床底抱出來的,因而這是他第一次自力更生從床底爬出來——雖然,作為一隻經過專業培訓,並被派到人間嚇唬小孩的小怪獸,他對長期依賴利威爾的幫助離開床底的事實感到有些羞愧。艾倫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勉強從床底里探出上半身來。他大口大口的喘氣,白嫩的小臉泛著紅暈,額頭佈滿細汗。他鬆開利威爾的衣襟,兩隻小手撐著地板,咬著牙,用盡吃奶的力氣想把自己徹底地從床底抽出來,結果卻發現自己被卡住了。


  艾倫的眼眶又紅了,眼前一片霧氣。


 「利威爾先生⋯⋯」


   艾倫軟綿綿而帶著哭腔的求助聲刺激著利威爾的神經。他一躍而起,猶如能熟練地拔蘿蔔的兔子,麻利地把艾倫從床底拉了出來。艾倫撲通地撲在利威爾的懷裏,手環著利威爾的脖頸,頭靠著利威爾的右肩,黑色的皮卡丘耳朵蹭著利威爾的臉頰。利威爾兩手托著艾倫的身子,盯著他那晃來晃去的閃電尾巴,忽然覺得右肩一片濕潤。他皺起眉頭。


 「不要用我的襯衫擦鼻涕,艾倫。」


  「我⋯⋯我沒有!」艾倫抬起頭,小手撐著利威爾的肩膀,看著利威爾的眼睛。「我可是一直都很聽利威爾先生的話的說!」


  「哦?那是誰擅自用了能力?」


   「還⋯⋯還不是利威爾先生先不守信用!明明⋯⋯明明說好了不可以受傷的!」


    艾倫嘟起嘴,一副又準備哭的模樣。利威爾輕拍著他的後背,坐到床邊,好讓艾倫坐在他的大腿上。然後,他認真地看著艾倫的眼睛。


   「艾倫,對不起。」


    艾倫仰起頭,驚訝地看著向他道歉的利威爾。利威爾摸了摸艾倫的頭,讓艾倫背對著他而坐,雙手環抱著艾倫,下巴抵在艾倫毛茸茸的皮卡丘頭套上。


  「艾倫啊,我終究也只是一個普通人。」


   就算他曾創下了隻身一人清剿跨國販毒集團老窩的功績,就算以他一己之力就能順利使本地最大的黑幫坐館落網,他也終究是個普通人。他也會有大意的一刻,也會有受傷的時候。比別人強大,只能表示他失敗的機率要比其他人小得多,但並不代表他不會失敗。這個世界沒有英雄,而他也從來不是英雄。硬是要描述的話,他也只是一個背負著英雄使命的普通人罷了。


  「我會餓,會受傷。」利威爾繼續說。「我也許會無法遵守和你做好的約定,也許會做出讓你傷心難過的事情,甚至會做出讓你恨我一輩子的選擇,儘管我不會後悔。」利威爾明顯感到懷中的艾倫身體僵硬了,但他還是要說下去。「因為未來有太多的未知數,而我終究是個普通人,也會受到未來的不確定的約束。」  


  「但是艾倫,你要記住一件事。」


   利威爾收緊臂膀,更加用力地把艾倫擁在懷中。


   「我一定會賭上我的性命,去守護你。」


    利威爾說話的時候,艾倫一直沉默不語。許久,艾倫用他那雙小小的手,握住了利威爾的右手。


    「利威爾先生。」


     艾倫靠著利威爾的胸膛,仰起頭,明亮的眸子里映著利威爾的面孔。


    「艾倫也只是一個普通人哦。」


    「雖然艾倫名義上是一隻怪獸,有著嚇唬人類的魔力,但艾倫也會像普通人類小孩一樣無理取鬧,會像大人撒嬌,會經常搗亂,也會總是給利威爾先生添麻煩。艾倫也會像普通人類小孩一樣,會笑,會生氣,也會哭。」


    「也許有一天,艾倫會開始討厭利威爾先生,會離開利威爾先生,甚至會憎恨利威爾先生。但是,利威爾先生不需要傷心哦。因為在艾倫心裏,利威爾先生永遠是最特別的。艾倫現在小,也許不能理解利威爾先生的苦心。但艾倫總會有長大的那一天,等艾倫能了解利威爾先生的目的後,艾倫一定會回到利威爾先生的身邊。」


   「因為,艾倫的夢想,就是成為像利威爾先生這樣的人啊。」


   利威爾正怔怔地看著懷中的艾倫,忽然想起他與艾倫初遇的場景——夜歸家的他躺在床上,正因失眠而輾轉反側的時候,房間的窗戶忽然自動打開,夜風吹起了半透明的雪紡紗窗簾,皎潔的月光透入他的房間,照著他的床單。緊接著他便聽到從床底下傳來的噪聲。他翻下床,趴在地板上,望床底一望,卻看見了一個頭頂長著類似貓耳的小鬼正瞪著他碧綠的大眼睛,咬著牙向他露了個兇惡的表情——儘管小鬼此時緊張得牙齒直打顫。


  「讓那個馬面竟然把我送到成年人類的房間,真是氣死人了!不過沒關係,我艾倫耶格爾一定能夠出色完成任務的!喂!人⋯⋯人類!你害怕嗎!」


  「不。」


  「可⋯⋯可惡!總有一天,我要把你們人類都嚇得見到我就掉頭跑!」


   利威爾把手伸入床底,掌心向上,對著小鬼。


   他大概是神經錯亂了,才會情不自禁地說這句話吧?


  「那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看這個世界?」



   

  夜風再次推開房間的窗戶。


 今晚的月色,也是這般的美啊。


  


  

「嗯。」


--------------------------------

胡言亂語:

  

我入進巨坑不久,喜歡上利艾也是更不久。比起單一方我其實利和艾都更愛,如果硬要說更愛誰的話我會說利威爾。


  83話出來之後,很多利艾粉都陷入了消極狀態,也看到有些人開始互撕對方。我看到83話的時候大腦也一片空白。艾倫在兵長拒絕給阿明打針後從那失望甚至可以說是絕望的眼淚讓我很心疼,而兵長不敢直視艾倫的表情也讓我很心疼,總的一句就是我的心非常的疼。


  我想了很多有可能的後續劇情發展,比如兩人可能真的會決裂,比如艾倫有可能反水到猴哥那邊,比如兵長有可能為他又做了一個錯誤的選擇而終於懊悔不已。但我畢竟不是阿創,我現在也只能亂猜和讓我的心隨著我腦洞的擴大而滴血。


  但我相信無論後續劇情再如何出乎意料,有些東西是始終不會變的。


  比如利艾雙方對各自人生的影響。


  比如在艾倫心中,利威爾無法抹滅的人生導師的影響。

 

  比如在利威爾心中,艾倫是他要守護的另一個自己的影響。


   本來寫這個梗,是想試一下童話風格,所以才做了普通人(警察)利x童話書裏的專門嚇小孩子的床底下怪獸艾的設定,想寫的也是兩人鬧彆扭後,利威爾如何跟艾倫鬥智讓艾倫聽話的故事。但是寫著寫著,我從83話裏看到的一些東西也融入到故事裏了。


   比如我在這篇文裏寫到的,無論是利威爾還是艾倫,都不過是普通人罷了。

  正是因為他們是普通人,所以也有可能做出後悔一生的選擇,也有可能會感情用事,也有可能無法理解對方。當他們也正是因為有著這些普通人的缺點,他們在我們心中的形象也才會這麼豐滿。


  要知道,進巨是一部表現絕望與希望交織的作品,而不是一部英雄拯救世界的作品。他們所有人,真的只是普通人而已。


  我的文筆有點渣,也許無法很好地表達我想說的一些東西,但我還是希望能夠向大家傳達一點自己的想法。


  要知道,最該對他們兩人的關係有信心的,該是我們這些愛著他們的人啊。


  非常感謝大家的閱讀!


评论
热度(16)

© KOEKA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