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兒喜歡說說話的少年一個。
日常牢騷和同人都有。
本質是個通吃的宅。

騎士與白玫瑰

(只是個腦洞,應該會繼續寫)


阿爾托莉雅還記得第一次見到她的專屬騎士時的場景。


那是個清爽的秋日。卷著蘇格蘭野草雜味的晨風穿過城堡的石壁,吹起他額前的一縷黑髮。


那個男人單膝跪地,左手握著的黃色長槍立在那紋理精緻的大理石板上,右手按於左胸,向她行了個優雅而粗獷的騎士禮。儘管是從遙遠的凱爾特而來,途中又必定遭受不少蘇格蘭的壞天氣的洗刷,這手持長槍的騎士卻沒有絲毫的疲憊,反而衣著整潔,一連從容地跪在她英格蘭王儲的大殿。


男人右眼下側的淚痣閃現。


自從來到這枯燥無比的蘇格蘭後,阿爾托莉雅第一次發現自己對什麼東西有了興趣,而且對象還是她厭惡無比的「男人」。


「汝是凱爾特騎士團的流放之人?」


男人依舊平靜。「是的,殿下。在下是迪盧木多.奧迪那。」


竟然沒有承認自身的流放罪名,有趣。


阿爾托莉雅起身,走下階梯,到依然半跪著的迪盧木多面前,揚起笑容,向對方伸出手。


「英勇的凱爾特人啊,歡迎加入我的圓桌騎士團。」


迪盧木多打量著眼前的少女君主,雖然臉帶笑容,但上半身卻向前傾,兩腳也一前一後地分開,左手更是暗暗搭上掛於左側的劍柄,一副隨時可拔劍的架勢。


迪盧木多低頭,嘴角上揚。


這位君主,看來不太好對付啊。




(一個剛想到的腦洞,算是歷史架空吧,反正我揉和了凱爾特神話時期和亞瑟王傳說時期再加十三世紀(?)侵略蘇格蘭時期的成分進去了= = 環境和服裝設定大概是按十三世紀吧。

情節會按亞瑟王傳說走的,但因為槍哥和蘭斯洛特互克所以設定上兩個人不會共存啦。

嘛這個大概會寫下去吧⋯⋯加油勤奮好好學習努力寫[二哈])


评论(1)
热度(12)

© KOEKAWA | Powered by LOFTER